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临鸿蒙 > 第三千四百三十章 身在史诗中,俯瞰千秋世
    “嗖嗖嗖!”

    ···

    遥远的天外,又有血滴飞来,穿梭混沌与鸿蒙,击穿天穹,打破世界壁垒,洒落到了鸿蒙世界之中。

    这一次,降临的血滴的数量很多,密密麻麻的,如同是下了一场血色的雨一般。

    “砰砰砰!”

    “轰轰轰!”

    ···

    这些血滴个个强大无比,个个都蕴含着滔天的气息,血滴飞落,破灭万千,到处都是破灭光,一路上到处都在大爆炸,到处都是破灭光,无穷无量的毁灭气,伴着烟霞,随着血滴飞来,席卷四极八方,一时间,使得整个世间,都是笼罩在了一种可怕的灭世气息之中。

    见此情形,整个鸿蒙世界之中的诸方众生,那一张张原本就很是苍白与绝美的脸色,一瞬间都是变得更加的苍白与绝望了。

    那些血滴的威力如何,他们之前都是已经见识过了,之前的那一批血滴,落下之后,所造成的可怕结果,他们刚刚可都是亲眼看到了,有些甚至也都感受了。

    虽然,之前的那一批血滴的数量并不多,大概也就上百滴而已,可是,落下之后,却是已经让鸿蒙世界千创百孔了,害的鸿蒙世界一方的生灵浮世万千,山河破碎,江山血染。

    倘若,眼前的这一片血滴落下来,那种情形,那种结果,肯定的更加的可怕的,因为,这一次飞落的血滴,其数量非常的多,数不胜数,密密麻麻的,漫天都是。

    毫无任何的疑问,倘若这片血色的雨滴,全都落下来了,整个鸿蒙世界,乃至是整个仙濛宇宙,恐怕都有就此湮灭了,恐怕就此化为飞灰了,而至于其中的生灵,估计,也很难有几个能够活下来的。

    “哗!”

    ···

    危机关头,眼看着那漫天的血色雨滴就要落下来,就要坠落到鸿蒙世界之中的时候,一道十彩之色的流光,倏然自天外的战场之中飞速的冲来,它速度极快,后来居上,瞬间超过了那些飞洒的雨滴,随后,那道十彩之光迅速的变大,转眼间化作了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大画卷,横陈在天穹中,挡在了那些飞落的血色雨滴的下方。

    “哗啦!”

    那张十彩之色的巨大画卷显化之后,立刻动了,巨大的画卷,猛然摆动,顷刻间,一股强大至极的十彩华光,伴随着无尽的狂风,自那张十彩之色的画卷之色蜂拥而出,如同天河倒卷一般,冲上了那些飞落的血滴。

    十彩的华光,滔天绝世,如同风卷残云,一瞬间而已,便是将

    那些自天外的战场之中,飞溅出来的血滴,击灭了开来,将它们全都是击灭在了空中。

    “哗啦!”

    击灭了那些血色的雨滴,挽救了鸿蒙世界以及鸿蒙世界之中的亿亿万生灵之后,那张十彩之色的画卷,并未离开,而是化为了一张十彩之色的屏障,悬浮在了天穹之色,如同一道遮天的天盾,挡在天外,严实的护佑着位于下方的亿亿万鸿蒙众生的安危。

    “太好了,是帝皇大人,是帝皇大人救了我们!”

    “是啊,是帝皇大人救了我们。”

    “帝皇大人神威盖世!”

    ···

    下方,诸方各地的修者纷纷开心的高呼,说话间,他们都是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一个个的脸上都是洋溢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与激动,虽然,他们并未看到出手之人,但是,他们却都是在那张十彩之色的画卷出现的第一时间,知道了是羽皇救了他们。

    因为,那张正悬浮在天穹之上的十彩画卷,他们都是认识的,那是帝临鸿蒙图,是他们帝皇大人的一件无上帝器。

    “砰砰砰!”

    “轰轰轰!”

    “呼呼呼!”

    ···

    遥远的天外,大战正酣,鸿蒙世界之中的这些变故,丝毫并未影响到天外的战场,因为,说到底,鸿蒙世界这里的情况,只能算是受到了战场的波及而已,天外的战斗一直在持续着,而且战况是越战越激烈,滚滚的破灭光,伴随着鸿蒙声,一波接着一波,无量的余威,搅动混沌与鸿蒙,带起了滚滚的湮灭风暴。

    “嗖嗖嗖!”

    “砰砰砰!”

    ···

    天外的战斗在持续,那些飞溅出来的血滴,也没有停止,每时每刻都是会有血滴自战场之中飞溅出来,而且,血滴的数量,随着时间的流转,是越来越多。

    帝临鸿蒙图虽然悬浮在天穹之上,但是,它却并未遮挡下方众生的视线,透过它,世人都是可以看到天外的情况,这是羽皇刻意为之的。

    故而,眼下,鸿蒙世界之中的众生,眼中所看到的天外,是一片血色的,漫天的血滴,如同血雨一般,伴随着滚滚的血雾,洒落诸天,一片接着一片,仿佛无穷无尽。

    其实,那些洒落的血滴,并不是纯正的血色,细细看去,会发现,在那些血滴之中,各自都是激荡着不同的色彩,那是那些血滴主人的道与法,所映射出来的颜色,只不过是因为,在那些血滴之中血色作为主导色,才使得天外,都是映成了血色。

    “哗啦!”

    一如之前的情况一般,那些自天外的战场之中飞溅出来的血滴,最终全都是朝着鸿蒙世界之中飞去了,不过,这些血滴却是再也没有对鸿蒙世界以及鸿蒙世界之中的生灵造成危害了,因为,那些血滴刚一入鸿蒙世界之中,便是被悬浮在天穹之上的帝临鸿蒙图给挡住,并且击灭了,无论血滴的数量有多少,都没有一个漏网之鱼。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天外的战场,应该是···快要分出胜负了。”蓦然,帝雪含烟出言,轻声低语道。

    闻言,旁边的冷幽幽、梦华胥以及游今生、凤羽等一众人,都是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们都是赞同帝雪含烟的话,因为,那些飞溅出来的血滴就是证据,就是快要分出结果的证明。

    ···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

    不知道,具体过去了多久,突兀的,就在这一刻,整个鸿蒙世界之中,毫无缘故的倏然黑了下来,天地无光,举世之间,一片漆黑。

    “轰!”

    不过,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很短,只是一瞬间而已,下一瞬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震彻古今的巨响声传来,有一道极致绚烂与璀璨的光芒,倏然自天外的那片战场之中亮起,光耀万千,顷刻间,撕裂了黑色的天幕,照亮了世间,使得鸿蒙世界之中再度恢复了明亮。

    而与此同时,也就是这一刻,就在鸿蒙世界恢复明亮,众生再度恢复视觉的那一瞬间,世人都是看到,有九道狼狈的身影,齐齐自天外的那处战场之中倒飞了出去,在倒飞的过程,鲜血洒落,染红了一片鸿蒙。

    最终,这九道身影,各自倒飞了一段距离之后,纷纷停了下来,他们正是逝界一方的那九位逝皇级之上的生灵,此刻的他们,个个脸色苍白,浑身血染,嘴角边都是挂着血渍。

    “哗!”

    与此同时,也就是这一刻,就在那九位逝界一方的强者稳住身形的那一刻,战场之中,一道绚烂的十彩光倏然激荡而成,顷刻间搅碎了四周的破灭光与鸿蒙雾,随后,一个男子自那里显化了出来。

    正是羽皇。

    此刻的他,周身上下,十彩光蒸腾,身后龙影纷飞,无数仙国、神土的虚影,排列身后,脚下十彩的汪洋,如同自成一界,头顶上四条奥义长河奔腾,各自神辉激荡,垂落亿万霞光,他如同一位屹立于诸世外的鸿蒙主,身在史诗中,俯瞰千秋世,帝临万古间,仿佛他在哪里,哪里便是天国,来到哪里,哪里便是盛世繁华,处在哪里,哪里···便举世臣服,众生皆为臣民。
错误举报(免注册) 打开/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