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从慎重开始 > 第550章 画押
    李府门外,

    严成锦站在府门前,盐改为官售,清朝就不会再有盐政改革。

    虽然是善政,但此事,不能请功。

    韩文、刘健、秦紘等大臣,以及六部的官员和内宫十二监的大太监,不知握着多少盐引。

    他们的盐引,或许是自己请乞,或许是陛下主动赏赐。

    改为官售后,这些盐引将全部变成废纸。

    东南那些买了盐引的商人,或许,一夜之间就会破产。

    许久不见人来,何能拍了拍门,转身讨好道:“少爷,不如将李小姐请到府上?小的能传信给小姐的贴身丫鬟风娇。”

    “猪一样蠢的东西!这般毁人名节的事,本少爷做了,岂不下流?你传信吧,不许说是本少爷指使的。”严成锦道。

    “……”何能。

    顷刻,府门打开了,门子将严成锦迎入府中。

    来到正堂时,严成锦看见李东阳端坐在堂上,似乎专程在等他。

    李东阳冷哼一声,不情愿道:“你方才说,有稳定盐价的办法?”

    严成锦从怀中掏出一张纸:“若下官说了,李大人不可透露,是下官说的,还请大人在纸上签字,做出承诺。”

    李东阳老脸狠狠地抽搐一下,老夫就问你一句话,你至于这样?

    怕不是想密谋造反吧?!

    “你不说便罢,老夫不会签字的!休来这套!”

    严成锦思忖片刻:“李大人可知,王恕入京找本官,就是为了此事,李大人不签字,本官是不会透露半字的。”

    就怕说出来,朝廷会一片打乱,士绅们要拿着大砍刀,追你的轿子。

    李东阳思量片刻,此子虽然胆小,但是不骗人。

    “拿来!”

    在纸上瞥眼,确认契约上没有卖女之类的内容,才签了字。

    严成锦又掏出一份:“一式两份,还请李大人再签一份。”

    李东阳气得差点跳起来,忍不住要将这个家伙揍一顿。

    他深吸一口气,将怒意压下去,再次签字画押。

    严成锦将合同收好:“稳定盐价的方法,就是废除盐引。”

    李东阳像是被钝器砸在脑袋上,怔住了半天。

    盐引,是朝廷出售盐凭证,没有盐引,将会天下大乱,竟要废除盐引?

    “没有盐引,商人如何售盐?”

    “商人不再售盐,改为官售,天下的粗盐和精盐,皆由朝廷供给,这样一来,不管何时,朝廷都能稳定盐价,百姓能吃得上盐。

    朝中不再有请乞盐引的风气,官员也会变得清廉,一举两得。”

    明朝有两大贪腐,一是请乞田地,二是请乞盐引。

    尤其是内官太监,通常会在得宠时,向陛下请乞大量的盐引,再卖给士绅。

    李东阳深吸一口气:“这会动及多少官员和士绅的利益?你可知道在说什么?”

    能断定,若向陛下谏言推行天下,会伤及多少官员。

    严成锦站起身来:“若李公谏言,都察院一定附议。”

    李东阳白了他一眼,本官是差附议的人吗?是不敢提!

    难怪此子既签字,又画押的。

    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向陛下谏言。

    “你怎么不向陛下谏言?”

    “本官只是小小的二品都御史,在朝中的震慑,远不如李公。”

    李东阳嘴角微扯,本官不将女儿许配给你,是正确的。

    从李府出来。

    严成锦知道,李东阳敢附议,却未必敢在弘治皇帝谏言,此举牵涉太多,需要考虑很久。

    但东南的百姓,已经等不及了。

    朝廷中,胆大包身不怕砍头的人,只有一个。

    朱厚照!

    ………

    东宫,银装素裹,空旷寂寥。

    监督小太监抄录皇明祖训,朱厚照训斥:”狗一样的东西,本宫的字能写这么好吗!重抄!”

    小太监急得满头大汉,委屈地拿过一张新纸。

    朱厚照觉得有些无趣:“本宫想在宫里养蛐蛐。“

    小太监张喜谄笑:”殿下,蛐蛐是夏虫,岂能活到凛冬?“

    ”胡说!甜瓜是夏天之物,老高却能在冬天吃上甜瓜,那本宫也能在冬天养蛐蛐。”

    朱厚照美滋滋地想着,拿到良乡贩卖给赌徒,能赚不少银子。

    “殿下,严大人求见。”

    “不见,若不是他向父皇要银子,本宫岂会被罚抄一千遍。”

    没了蛐蛐,朱厚照觉得有些无聊:“本宫建一座暖房养蛐蛐如何?”

    张锦喜吓得不轻,可殿下越是规劝,就越喜欢胡来。

    正在这时,严成锦走进殿中:“殿下在宫中养蛐蛐,定会被陛下揍一顿,臣有个办法,让殿下能养蛐蛐,又不挨揍。”

    你岂会这般好心?朱厚照有些得意:“有何事解决不了,需要本宫?”

    “殿下可知道,东南商贾囤盐,内省许多百姓无盐可食?”严成锦问道。

    “关本宫何事?又不是本宫让他们囤的。”

    严成锦命小太监全都出去,关上窗门,在朱厚照耳边轻语几句。

    “不能说是臣说的。”

    “规矩本宫都懂。”

    ………

    西暖阁。

    弘治皇帝眉头忽而挑动,陕西和延绥传回疏奏,盐价波及到了西北。

    “西北一直依赖东南的盐商,如今东南的盐商断盐,弊政就出来了。”

    刘健几人无奈。

    大明律规定,凡私贩盐者,杖一百,徒三年。

    凡坏盐法者,买主卖主,各罚八十杖,盐钱并入官府。

    西北虽然有盐湖和岩盐,但是盐引掌控在少数士绅手里,没有盐引采盐,就是重罪。

    李东阳低头沉思,废除盐引,能令百姓吃上盐,可会伤及官员和士绅的利益,后果不堪设想。

    正在这时,小太监禀报:“陛下,殿下说书抄完了。”

    弘治皇帝正是心烦的时候:“让他再抄一千遍。”

    朱厚照趴在殿门上,听到这里,径直冲入殿中,不乐意:“父皇为盐政烦心,为何要罚儿臣?”

    听到朱厚照的声音,宛如苍蝇趴在耳边叫嚣,偏偏还不能拍死他,刘健几人露出烦躁之色。

    “既知朕烦心,还来烦扰朕!”

    朱厚照露出雪白的牙齿,笑道:“区区盐政,儿臣有一计,可值万两。”

    大殿中一片沉寂。

    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又想来指点江山。

    弘治皇帝抬抬手,吩咐:“赶出去。”

    严成锦常与殿下厮混,李东阳目光微动:“陛下,不妨听听?”

    见大殿安静下来,朱厚照清了清嗓子,兴高采烈:“盐引乃是弊政,何不废除盐引,由朝廷统一贩盐?”

    弘治皇帝和刘健等人怔住。

    李东阳心头的大石,松懈下来,太子殿下,偶尔还是贤明的。
错误举报(免注册) 打开/关闭